只会说yes和no的人

这是来自BBC的一篇文章,并不是介绍一个罕见病例,而是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普通中风和失语患者的生活一角。

很多人患了神经系统疾病,就不再被当成一个“普通人”,而是被划到“患者”行列里去了。很少有人意识到,即使一个神经系统有缺陷的人 ……

understanding case

neurological disorders和psychiatric disorders的区别

最近有人指出,neurological disorders(神经疾病)和psychiatric disorders(精神疾病)的说法应该统一,以强调所有大脑疾病的根源是大脑的生理。然而,BMJ上一篇文章,通过voxel-based morphometry (VBM)的meta-analysis ……

opinion understanding

A Brief History of ALS

Cell上一篇简要介绍ALS(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研究现状的短文。

研究热点之一在SOD1的错误折叠和聚集,然而对ALS的治疗没有太大帮助。也许疾病的进程不同SOD1的表达位置和量不同,难以找到规律。

另一热点在于大规模测序,然而各组的测序结果各有差 ……

opinion als understanding

Joseph LeDoux对杏仁核和恐惧观念的纠正

Joseph LeDoux对杏仁核和恐惧观念的纠正。amygdala并非“fear center”,只负责威胁引发的行为/生理学反应,而不负责“产生恐惧”。

LeDoux认为感到恐惧的过程:
One import ……

fear amygdala emotion understanding

自闭症儿童比例增加,可能只是因为诊断标准变了

自闭症儿童的比例从20-30年前的1%,上升到现在的约2.6%。每次报道自闭症儿童数量增加,总有人会从社会和不称职的父母身上找原因。

但对于这种比例上升,科学界有过很多看法,例如社会对自闭症的关注增加了,诊断的孩子年龄越来越小了等等。丹麦Aarhus University的 ……

autism understanding statistics

neural activity与connectome

Sebastian Seung在TED上对神经活动(neural activity)和连接体(connectome)的经典比喻:

神经活动(neural activity)像河流,连接体(connectome)像河床,河床可以控制水流的流向,而长此以往,水流也会对河床进行重 ……

understanding connectome

Neurosynth的局限性

著名fMRI数据库Neurosynth的作者Tal Yarkoni,在他分析Lieberman and Eisenberger (2015)的dACC PNAS的博客文章中,也指出了Neurosynth ……

data resource understanding

光遗传学等脑控制技术的不足

这个神经科学研究的一个基本套路是用药物或光遗传学,临时阻断一个特定通路里的神经活性,来观察相应的行为变化,从而确定这个通路是否参与了这种行为。

通常,对光遗传学需要警惕的一点是,通常打开或关闭一个通路导致的行为变化,只能说明这个通路有产生这种行为变化的能力,而不能证明这个通 ……

news optogenetics understanding

从进化神经生物学中得到的经验教训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进化神经生物学教授Leah Krubitzer,从进化角度,对她在大脑研究中得到的经验教训进行反思。

1. 只研究人的大脑是不够的。比较研究显示皮层在不同哺乳动物中都存在单独进化的现象,每一种现实中的哺乳动物,都显示了它们远古共同祖先大脑的某一方面特征, ……

opinion understanding evolution

关于贫穷的神经科学研究

这篇文章是PNAS上一个很好的新闻特写,简要介绍了目前对贫穷的神经科学研究进展、困惑和措施。

过去两年对贫穷的研究让很多人震惊。不仅发现社会经济地位较低家庭的孩子在校学习成绩相对较差,甚至连大脑发育也比不上社会经济地位较高的孩子。是不是不公平从小时候就开始了?贫穷是不是在塑 ……

opinion understanding poverty

科学美国人精神健康专栏的关闭寄语

Scientific American的Mental health栏目关闭前,两位编辑Scott O. Lilienfeld和Hal Arkowitz写的寄语。

这是一个精神疾病爆发的年代,不论是因为本身的发病率变高,还是因为媒体报道变多、诊断技术升高,都不能否认有越来越多 ……

opinion understanding mental

用计算来连接神经回路与行为

神经回路(neural circuits)与行为之间的联系一直是研究人员想要探索清楚的问题。非专业的人可能会认为这不是个问题,因为媒体报道时总说某某行为与大脑某某部分有关。但研究人员都知道,离搞清楚细节还差十万八千里。UCL神经科学教授Matteo Carandini认为,神经回路和行为之间的 ……

opinion understanding computation

知乎上生物学研究的贴切比喻

知乎上看到的一个回答,题主问“为什么大家对生物专业的评价那么差?大学生物到底是什么?”一个回答将细胞比喻成北京,描述了一个生物学研究生可能做的课题。建议点开右上角“原文链接”看原文。

其中,做结构的甲以“Cryst ……

fun understanding

基因组计划对脑计划的启示

Arthur Caplan是纽约大学医学伦理教授,他可以经常跳出技术的角度,从社会和伦理的角度解读科学研究。他从基因组计划的经验教训总结中,提出了脑计划的brain mapping过程中应该警惕的问题,尤其是其可能带来的巨大社会影响。

基因组计划曾经面对的挑 ……

opinion understanding project

从单神经元到多神经元

大脑与其他器官的差异之一在于,大多数器官弄清楚了结构,就能大致知道它们怎么运行,例如肾如何过滤杂质,鼻子如何挡住污染物。但大脑的特异之处在于,我们即使有一天清楚了它的解剖结构、connectome,也极有可能还是不知道它的运行方式,它为何有那么多种功能、意识怎么产生等等。部分原因是因为大脑是我 ……

opinion solution understanding computation

对精神病诊断的重新思考

去年,Thomas Insel辞去任职了13年的美国国家精神卫生研究院(NIMH)院长职位,加入Google的Alphabet,在学术界引起巨大波澜。Scientific American上刊登了Thomas Insel谈论如何重新看待精神疾病诊断的文章,也许部分说明了他为什么选择去Googl ……

bipolar opinion schizophrenia psychosis understanding

美国统计学会发布P值使用原则

P值是科研领域神奇的数值,无数人为之欢喜或悲伤,无数方法在试图将其变得越小越好。

只关注P值为科研带来了不少困扰。在有些领域,P值成为了门槛。这种偏见导致了抽屉问题(file-drawer effect),统计结果显著的文章更容易出版,而可能同样重要的非显著结果则锁在抽屉里 ……

statistics data news understanding

视频推荐:同情心和同理心

同情心(Sympathy)和同理心(Empathy)有什么不同?

看到别人身上发生的事情,有同情心的人考虑的是:如果我是他/她,遇到这件事“我”会有什么感受;有同理心的人考虑的是:如果我是他/她 ,遇到这件事 “他/她”会有什 ……

understanding video empat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