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T对张锋的独家专访

张锋是生于中国的美国籍神经生物学家,现任麻省理工学院助理教授。曾在optogenetics的研究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自己独立的实验室也发展出CRISPR/Cas系统,在2010年以后的生物学两个重要技术研发中都有重要的地位。

STAT对张锋的独家专访,仔细讲述了张锋对基因 ……

crispr opinion news people

真实讲述脑内的声音

这是一篇描述自己脑内出现两个幻觉声音的文章。

不同于小时候的作文,矛盾心理时脑内两个小人吵架,这篇文章真实讲述了精神疾病中听到幻觉声音的感受。幻觉出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和另一个女人,常扮演“人生导师”的角色。这“两个人”虽然经常 ……

people hallucination

爱因斯坦的大脑

这是一篇Discover杂志上的文章,概述了爱因斯坦大脑的下场……和人们对它研究的兴趣。

对爱因斯坦超群的智力,人们一直以来的疑问是,究竟是智力高使得爱因斯坦成为伟大的物理学家,还是研究物理使他智力高、

于是不可避免的,在他死 ……

fun people

神经科学经典人物:Phineas Gage

Phineas Gage是神经科学史上的著名人物之一。在事故中被一支长铁棍由左下脸颊直接刺入,穿越左眼后方,再由额头上方头顶处穿出脑壳,事故之后居然又活了12年。事故后,甚至是去世后,成为了脑科学研究的重点对象之一。

关于Phineas Gage的变化,众说纷纭,有人说他的 ……

history people

神经科学经典人物:Kent Cochrane

2014年3月27日,神经科学研究史上的一个重要病人Kent Cochrane(K.C.)去世。K.C.是在一次摩托车事故后,显示了严重的顺行性遗忘(Anterograde amnesia,不能生成新的记忆),和逆行性遗忘(Retrograde amnesia,丢失事故以前的记忆)。K.C. ……

history people

Rafael Lorente de Nó的预测

Rafael Lorente de Nó是上个世纪而美国著名神经生理学家,师从Santiago Ramón y Cajal,在大脑皮层的结构与功能解析、海马的分区和命名(CA1-4)中做出了重要贡献。

这篇Frontiers in Neuroan ……

opinion history people

一个精神疾病患者的自述

对精神分裂症患者,公众更多地把重点放在恐惧他们身上,担心他们做出危害他人的事情。虽然公众对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看法已经有所改观,但精神分裂这个词仍然在作为一个侮辱人的词被滥用。

Alice Evans讲述了她患病的经历、感受、治疗过程,以及如何面对其他人。
&nb ……

opinion schizophrenia people

人类中枢神经系统模型: Harriet Cole

上图是Rufus Benjamin Weaver在1888年从人体上分离出的整个神经系统。

神经系统的来源是Harriet Cole。Harriet Cole是非洲裔美国人,1888年因为肺结核去世,只有35岁。她生前是医学院的女清洁工,对学校里的解剖学很感兴趣,希望自己死 ……

picture history people

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讲述自己的感受

对于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我们往往只能从外人的角度来判断他们正在经历什么,他们的感受如何。但这些感受也只是猜测罢了。真正的感受来自患者本人,可惜,绝大多数患者已经没有能力,也没有心情再告诉人们他们的感受。

因此Greg O’Brien的经验是宝贵的,也是动人的。Gr ……

alzheimer people

从生物转行到风投

生物专业的人是国家和社会的栋梁,因为他们活跃在各行各业。转行这个词是所有生物专业的人经常讨论的话题之一。Nature这两年也在遮遮掩掩地劝学生物的考虑更多的就业途径。除了在上周鄙视了生物专业的工资,还介绍了一位拿到肿瘤转化治疗的博士学位、却最终成为了风险投资人的案例。

在采 ……

people job

弗洛伊德曾经也是前沿神经科学家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曾经火爆一时,马后炮式的解释一切使他对科学界甚至流行文化都有了极大的影响力,然而缺乏实证来验证他的理论,又使他在后来的科学界臭名昭著,在流行文化中也逐渐被视为伪科学。

弗洛伊德的故事几本书都说不完,再苛刻的人读完弗洛伊德的生平都会觉得他其实是个有想法有创意 ……

history people

简·奥斯汀对照顾痴呆患者的启示

痴呆患者固然是痛苦的,然而难得能有患者能亲口说出他们的痛苦。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群痛苦的人,那就是照顾痴呆患者的人。

美国2014年的统计,仅在这一年内,美国痴 ……

opinion dementia people

神经外科医生的最后一天

2013年5月,斯坦福大学神经外科住院医师Paul Kalanithi被检查出IV期转移性肺癌,当时他只有36岁。在仅剩的2年生命中,他继续了他的医疗训练,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写了一本书,讲述了他同时作为一个医生和一个病人时,面对死亡的体验。

The New Yorker的 ……

people book

想要破解自己大脑语言的科学家

这是来自Wired的一个非常精彩的故事,故事主人公是以前介绍过的向自己脑内植入电极的科学家Phil Kennedy。

Phil Kennedy无疑是个头等ge ……

geek fun people

Sci-hub的故事

欧美出版界的一大问题是,出版商赚得太多,真正的作者得到的太少,而真正需要书或文章的人只有花大价钱,才能看到想看的东西。

这篇文章讲述的是Sci-hub的创始人Alexandra Elbakyan的故事,把她比作了科学领域的罗宾汉,把期刊杂志的高额收费比作了柏林墙。Alexa ……

database people

纪录片:我与大脑的爱情故事

Marian Diamond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著名解剖学教授。她在神经解剖学领域有一系列的重要贡献,例如环境对大脑发育的重要作用、经济状况对学习能力有重要影响,男女皮层结构的差异,以及积极思维对免疫系统的影响等等。她也参与了对爱因斯坦大脑的第一批分析。除此之外,她还是一名极具魅力的老师,她 ……

resource movie people

丢掉了思维的神经科学家

精神疾病患者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Barbara K. Lipska,美国国家精神卫生研究所人类大脑收集中心的负责人,讲述了自己脑肿瘤前后,对世界的感知变化和自己的行为变化。也许每一个精神疾病患者,都在努力用各自的方法,来解释自己眼中荒诞的世界。

编译自:The ……

people men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