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科学能不能在法庭上有一席之地?

答案是肯定的,法律体系正在逐渐重视来自于神经科学的证据支持。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是,2012年7月,美国新泽西州最高法院推出新规则:陪审团应随时警惕记忆的不完美性和目击证人的易错性,并将这些问题纳入常规考量[1]。
这篇文章介绍了3个很典型的神经科学介入的重大案件:
1 ……

law popular opinion

神经科学还没为进入法庭做好准备

sfn会议上,美国联邦法官Jed S. Rakoff称神经科学还没为进入法庭做好准备。
由于过去不确定的科学结果对法律的颁布和法庭的宣判造成了不少错误,例如人种改良学(eugenics),曾经使一些州颁布法律强制妇女绝育;又如注明的前脑叶白质切除术(Lobotomy),不仅医学界 ……

news opinion law

澳大利亚即将开放神经法律(Neurolaw)数据库

近几十年来,神经科学,尤其是脑部扫描,帮助我们更好的认识到人的大脑如何产生感情、行为、各种能力,和精神状态。这些机制让人们更深刻地理解了,人在什么样的精神状态下,可能产生什么样的行为,这在法律中是非常重要的证据。于是神经科学被法律界逐渐重视。2006-2009年,美国涉及神经科学证据的案件涨了 ……

database law

也许是第一起把神经科学证据引入法律的案件

Nautilus上一篇精彩的文章,描述了也许是第一起把神经科学证据引入法律的案件。

在上个世纪20年代,人们普遍认为犯罪是智力低下的人所做的事情,也渐渐意识到环境会影响人们的犯罪动机。但从没有从生理或心理缺陷的角度去分析犯罪案件。1924年5月发生了一起重大的恶意杀人事件, ……

fun law history

颅相学在法庭上的使用

颅相学(Phrenology)是19世纪一种认为人的心理与特质能够根据头颅形状确定的心理学假说。颅相学家们认为大脑是心灵的器官,而心灵则由一系列不同的官能构成,其中每一官能便对应了大脑某一特定的区域。这些区域被认为按一定比例构成了人的特性,而通过颅骨的形状能够判断每个人不同的人格。现在我们已经 ……

law history case

目击者证词在这种情况下相对可靠

记忆的不可靠性频繁地在日常生活中得到验证,忘记东西、记错事情的情况屡屡发生。每年都要发生不少次的把孩子忘车后座的事情,就是典型的记忆出现了差错。而法庭一直讲究人证物证,当物证不存在时,人证的可靠性有多大,在近20年来越来越受到怀疑。

截止2013年,美国的昭雪计划(Inno ……

news opinion law

家暴中难以察觉的脑损伤

家庭暴力是现在很严重的社会问题。很多女性、少部分男性,不少孩子,甚至部分老人,都是家暴中的受害者。虽然目前家暴的定义、取证、量刑都很困难,不过还是在慢慢改进着。这其中,取证的一个关键环节经常被忽视了,那就是很多家暴不仅对心理造成创伤,实际上也对大脑带来了真正的损伤,而这种损伤是不那么容易看到的 ……

opinion law solution

缺乏睡眠更容易错误认罪

由于记忆的不可靠,人很容易认下不属于自己的罪过。在“如何制造杀人记忆?”中,制造一个无罪的罪犯看起来需要的步骤并不难。从早期的天主教宗教裁判所开始,到20 ……

news law

如何制造杀人记忆?

最近Netflix出品的纪录片“Making a Murderer”(制造杀人犯)大火,IMDb上9.2分,豆瓣上9.3分。这个纪录片讲述了30年前,一个人被冤入狱,被关18年终于因为新的DNA证据被证无罪后,刚提出巨额赔偿却又再次成了杀人案的唯一嫌疑人而被判终身监禁, ……

course case law memory solution


© 2014-2015 Neuro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