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DIY生物学的担忧


周不润, NeuroTimes   |   March 21, 2016


Credits: Matt Roth


生物领域的民科一向是比较少的,也许生物学还主要是实验科学,传统的民科不爱干这些需要动手的活……然而,现在有一类生物的民科引起了世界关注。这些人被称为DIY生物学家,没有经过正规的生物学培训,但出于兴趣或学习的目的,在家自己做生物实验。

以前曾经介绍过加州一家小公司ODIN众筹的事,创始人Josiah Zayner希望生产出可以DIY CRISPR的套装,让很多人可以自己轻松地做基因编辑。如今他已经众筹到62000美元,是他目标金额的6倍。

以ODIN为代表的一系列DIY尝试让一些记者和公众非常担忧。今年1月圣何塞信使报的一篇文章标题为:“湾区生物学家的基因编辑DIY套装让用户在厨房桌子上扮演上帝。”虽然这个说法很是危言耸听,创造一种致命的昆虫或者病毒这种事情远超DIY生物学家的能力,而且也与DIY生物学社区的文化不符。事实上,DIY生物学社区的生物安全文化和理念在整个生物学领域都是非常超前的,他们非常注重可能引起的生物安全问题。但是很多学者仍然建议决策者多考虑是否应该限制基因编辑技术在实验室以外的使用。

DIY CRISPR现在非常容易,设备和试剂都很容易买到。参加2015年国际遗传工程机器设计竞赛(iGEM)的队伍,就都收到了包含CRISPR–Cas9质粒的新手包。然而,目前的DIY生物社区还很少需要用到CRISPR。大多数人只是对很基础的实验感兴趣,例如构建细菌或酵母的遗传回路。这些实验用遗传学多年前建立的方法就能够简单完成。在各大DIY社区,还没有见到CRISPR的大量需求。当然,这会是将来的趋势,但没有理由认为DIY生物社区会用CRISPR造成大量生物安全问题。

DIY生物学社区曾经在2011年设计过一个行为守则,以社区公共实验室Genspace和DIY网站DIYbio.org为首的一系列DIY社区开始共同开发和维护这些行为守则。仅仅这些守则还是不够的。很显然,人类对于基因编辑发展如此迅速措手不及。即使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都还没来得及讨论经过编辑的基因在自然界中传播的风险。而且,这些操作规范对真正有意愿造成人类危害的人作用不大。这种人可能出现在DIY社区,也同样可能出现在各大学实验室、公司实验室。

CRISPR–Cas9操作简便,材料易得,发展趋势必然是势不可挡。尽快建立操作守则,加强对实验机构的监管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任务。对DIY生物学的担忧其实不仅仅针对DIY生物学家,而是对整个生物学领域操作规范的担忧。




分享到


© 2014-2015 Neuro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