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 Boyden谈脑科学研究的关键


周不润, NeuroTimes   |   Feb. 19, 2016


Credits: edge.org


Edward Boyden是MIT Media Lab的生物工程学及脑与认知科学教授,光遗传学(optogenetics)的发明人之一。近日,他参加Edge的对话栏目,在栏目中谈论了他对大脑各个层面研究的看法:Edward Boyden。

Edward Boyden在谈话中主要表达了两个观点,第一个是脑科学研究中,基础工具的开发非常重要;第二个是,必须在机制水平对大脑进行研究,急于进行短期治疗研究很可能让注意力被误导。

Edward Boyden本身引领了光遗传学的发展。他认为我们传统那样提出假说-加以验证的方法在脑科学研究中已经不那么有效率了,一是因为大脑本身的复杂性,可以提出的问题太多,而是因为大多数假说并不正确。更有效的方式是通过详细分析大脑功能,获得大量的大脑数据,尤其是实时的数据。由此建立的大脑回路图谱,会比传统方式更能反映大脑的功能。这就需要足够的技术和工具。因此一直以来,Edward Boyden都在于不同的地方合作,开发获取大脑数据最需要的技术,除了光遗传学之外,他还在参与开发新显微镜、新计算机、纳米技术、原位测序(situ sequencing)等等。

很多人认为大脑太过复杂,需要从最基本的机制中抽象出来,获取对大脑更高层次的认识。然而Edward Boyden却认为我们需要获得更多的数据,在非常细节的水平上了解大脑,才能从数据中提取出来最终的理解。他以疟疾治疗痴呆的历史为例,疟疾导致的高烧可以杀死梅毒的寄生体,而梅毒感染是当时引起痴呆的主要原因。其实疟疾治疗痴呆只是表象,真正的治疗是抗生素消灭了梅毒相关的痴呆,但抗生素消灭不了现在的痴呆。追求短期的治疗会蒙蔽我们的双眼,找不到导致疾病的根源。因此,Edward Boyden反对没有基础的现代“登月计划”,他觉得在数学、物理学、空气动力学、火箭学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登月计划才是真正有效的计划。同样,建立在基础工具、机制研究、大量数据之上的和大脑研究,才是有前途的研究。

来自“机器之心”的中文翻译:对话MIT认知专家Ed Boyden:大脑如何计算思想?




分享到


© 2014-2015 Neuro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