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的“疯”


周不润, NeuroTimes   |   Feb. 3, 2016


Credits: PANTHEON, JANUARY 2016


生活中人们常说某某“疯了”或者“精神病”,来表示某人的行为怪异。这种说法在医生那里只能被当做一种表现,而非一个确切的诊断。然而经过诊断后经常发现,这些病人的表现可以说具有某种合理性,是合乎逻辑的,因为这是他们大脑对于某种缺陷的补偿。

精神科医师和作家Eliezer Sternberg举了他书中的一个例子。有两个精神病人,一个是认为自己死了,对别人说自己活着的话表示不相信,这是典型的科塔尔症候群(Cotard delusion),又称行尸症候群(Walking Corpse Syndrome)。另一个认为自己背叛了妻子,觉得身边睡着的女人是情妇,并恳求她不要把“婚外情”告诉自己的妻子。这是卡普格拉综合症(Capgras delusion, Capgras syndrome)的典型症状,认为身边的人物或者对象是冒名顶替的。

这两种症状有非常类似的基础神经缺陷:颞叶和顶叶的边缘损伤,干扰了感觉系统和边缘系统的交流。于是,熟悉的面孔、熟悉的情感和经验都变得不再熟悉。当你发现周围的人看起来还是原来的样子,但又从心里觉得他们不是原来的他们,你会怎么逻辑地解释这件事情?

一群人会觉得,其实是自己死了;另一群人觉得,是其他人的灵魂被替换了。于是就出现了以上的两种诊断。这其实是他们在用非常逻辑的方式去解释自己的感受,压抑性格的人也许会偏向于自己死了,偏执性格的人会认为问题在别人身上。在这种情况下,病人感知到的世界非常离奇,常人非常难以理解。病人应对的方式是,用一种合理的说法,来解释自己离奇的体验。因此用“疯”或者“精神病”这种空洞的词语来形容他们,其实是很无知的。

其实不单单是传统的说法不准确,临床的诊断标准也同样不那么准确。精神疾病的诊断仍然是一个比较模糊的过程,区分的标准很模糊,多数还需要依靠患者的口述才能判断,没有客观指标去鉴定。虽然有经验的医生有时候能敏锐地做出准确判断,但没有生物标记物这件事情,很难让精神障碍患者得到准确的医治。也许用基因、生理指标、影像、认知、行为和社会数据综合起来,对疾病进行分型,将会比目前的临床诊断更准确。




分享到


© 2014-2015 Neuro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