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JM的“科研寄生虫”论引起的大讨论


NeuroTimes | Jan. 27, 2016



上周NEJM的“科研寄生虫”文章Data Sharing果不其然遭到学术界的一致鄙视,Twitter上一片口诛笔伐,有人注册了ResearchParasite的Twitter账号嘲讽NEJM,有人注册了researchparasite.com的域名,并重定向到了NEJM的网站。甚至连因幽门螺旋杆菌获诺奖的Barry Marshall也忍不住出来说,很多诺奖成果也是来自于对其他人数据的新探索(Plenty of Nobel prizes came from a new look at other people’s data)。

本周一,NEJM主编、Data Sharing作者之一的Jeffrey M. Drazen,又在NEJM上发出声明,声称这个观点仅针对临床实验数据,而且“科研寄生虫”的说法只是转述别人的。

对此大多数人表示并不满意。Statnews的文章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被撤稿率是最高的,也许是他们想要避免更多的撤稿。即使对于临床数据,也应该无条件地共享。NEJM作为顶级的医学杂志,实在不应该发出这种声音。

福布斯的文章作者与Jeffrey M. Drazen进行了交流,Jeffrey M. Drazen称他和同事们绝对支持数据共享。并拒绝对“科研寄生虫”的说法发表评论。文章同时也指出,现在的科研人员不愿意分享数据,但即使是NEJM,也有大量文章用到了人类基因组的数据,并没有人得到合作的许可,并没有人把数据采集者算作共同作者,只需要引用的文章就可以了,Citations are the currency of modern science。文章也以美国副总统乔•拜登发起的治疗癌症的"登月计划"举例,乔•拜登鼓励科学界达到前所未有的合作水平。然而以NEJM的主张来看,离乔•拜登说的合作水平还很远。

最后,福布斯文章认为科学家的数据不是自己的财产,资助机构应该设置新规则来强制分享数据。如果真的要改变不分享的风气,先要从规则进行改变。




分享到


© 2014-2015 Neuro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