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训练的争论仍在持续


NeuroTimes | Jan. 18, 2016


Credits: Radio


即使Lumosity被罚款,也只能代表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打击虚假广告的态度。很多人认为,FTC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遏制许多公司刻意夸大训练效果的趋势,而不是特意打压这些公司。关于大脑训练是否有效的话题,仍然将在很长时间内维持下去。

关于反对派的声音已经提过很多,反对派的意见大致如下:
1)在缺乏科学证据的情况下,任何公司都不能冒充有证据;
2)认知训练项目应该经过随机对照试验进行评估,并通过同行评议;
3)如果经费独立、运行独立,并在多个地点进行测试过后,才能说有比较可靠的依据;
4)很多认知训练公司在缺乏依据的情况下声称自己的产品有效;
5)很多公司还刻意夸大和误导。

以上的内容非常合理,认知训练的支持派也表示同意,此外,双方都能对需要解决的问题达成共识:
1)认知训练的结果能否向多个不同任务迁移?
2)认知训练得到的提高保持多长时间算是合理?
3)认知训练是否带来生活的积极变化?
4)动机和期望在认知训练中扮演什么角色?

支持派也同意认知训练并不能治疗痴呆等疾病,但他们不能同意的是,反对派完全否定了认知训练的效果,忽视了很多独立实验报道的正面效果。他们认为,尽管有可能每个实验单独拿出来看都有其局限性,但既然很多独立的、不同地区的研究发现认知训练确实有一定效果,就不能全盘否定掉他们,否则是对同行评议达成科学共识的一种否定,也会浪费在这些研究中投入的时间、精力和金钱。

两方说的都有道理,确实现在说认知训练有效和无效的研究都在增加,不可能偏听某一方,专找某一方的缺陷。真相,还需要时间来证明,总有一天两方会达成新的共识。

以上部分内容来自于Cognitive Training Data




分享到


© 2014-2015 Neuro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