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的研究领域:无聊


NeuroTimes | Jan. 14, 2016


Credits: Patrycja Podkościelny


1885年,英国博学者Francis Galton在《Nature》上发表了一篇短文The Measure of Fidget,统计了在科学会议上坐立不安的人。但后来对“无聊”这种状态的研究却没有很多。可能“无聊”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是重要的问题。然而,“无聊”这个课题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领域,Nature这篇文章就介绍了“无聊”研究的进展,我们可以从中看到一个领域的诞生过程。

起因是人们渐渐发现无聊与抑郁和冷漠并不是同一种状态,而受过脑部创伤的人容易感到无聊,这就让人怀疑无聊是不是一种特殊的精神状态,会不会导致一定的行为和社会影响。加上有无聊感的人数增多,这个领域才受到关注。

首先是研究工具的确定。1986年,俄勒冈州立大学Norman Sundberg和Richard Farmer发表了《无聊倾向量表》(BPS),受用量表形式,第一次系统地进行了无聊的测量。但其缺陷在于,一是太主观,二是难以区分人是因为自己具有无聊的特质而无聊,还是因为环境太无聊而无聊。2013年,多维无聊状态测量量表(MSBS)出现,增加了29个直接感受的陈述能够区分每个受试者的习惯和个性。

客观指标也同样需要。过去多数通过让被试看无聊的视频,或做无聊的任务来检测无聊。2014年,卡内基梅隆大学研究人员对诱导无聊的方法进行了标准化。他们比较了六种不同无聊诱导方法,并用MSBS量表对每种方法诱导的无聊程度进行比较。最好的方法是要求参与者单击鼠标按钮让电脑上的挂钩图标顺时针旋转,每次转1/4,然后一遍又一遍重复。同时,也有研究者在区分不同类型的无聊,并试图减少人的无聊程度。

在有些研究者看来,无聊似乎与自控能力有关,自控能力越强,越不容易无聊。而人们其实也有摆脱无聊状态的意愿(试想一下是否愿意坐在那里15分钟无所事事),这就意味着对“无聊”的研究并不无聊。




分享到


© 2014-2015 Neuro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