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进化神经生物学中得到的经验教训


NeuroTimes | Jan. 11, 2016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进化神经生物学教授Leah Krubitzer,从进化角度,对她在大脑研究中得到的经验教训进行反思。

1. 只研究人的大脑是不够的。比较研究显示皮层在不同哺乳动物中都存在单独进化的现象,每一种现实中的哺乳动物,都显示了它们远古共同祖先大脑的某一方面特征,因此要理解大脑复杂的进化,需要观察多种动物。
2. 相对极端的哺乳动物会告诉我们更多关于大脑结构的信息。例如鸭嘴兽的嘴含有大量感受器,具有多种功能,触觉皮层的90%与嘴相关,因此脑的发育与嘴分不开,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研究脑结构与功能的关系;
3. 不能把大脑从环境中割裂开来,单独看大脑的发育和功能。脑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镶嵌在身体中的,与身体的功能分不开。同样,在发展与进化过程中,机体也在与外界环境、同种或异种生物相处,这些都是决定进化方向的关键因素;
4. 进化中基因并不能代表一切,表观遗传学机制同样重要。古老的尼安德特人已经与我们具有类似的复杂行为,然而更复杂的语言与工具使用,是在社会与文化的环境中出现的,而不是通过传统途径进化而来。营养、压力、早期看护的不同都会造成脑结构、功能、connectivity的差异,并由此引起后代的行为差异
5. 很难为大脑组织的特征找出一个简单或最佳的进化模式。例如皮层的大小、连接是朝什么方向进化的。即使发现了起决定作用的基因,也需要其他很多因素共同起作用。

Leah Krubitzer 还在文章中表达了反对脑计划,她个人比较喜欢传统的提出假说-验证假说途径,强调从个人的兴趣提出问题并解决,而非自上而下的脑计划模式。




分享到


© 2014-2015 Neuro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