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的希望:人体/人脑冷冻


NeuroTimes | Jan. 9, 2016


Credits: nytimes.com


这是去年9月份纽约时报的长文,描述了美国姑娘Kim Suozzi患胶质母细胞瘤并在死后用低温冷冻(Cryonics)保存大脑、期待复活的故事。

整个故事既不惊悚,也不哀伤,倒是有几分科幻小说般的浪漫主义色彩。Kim Suozzi是杜鲁门州立大学一个认知科学专业的本科学生,男友Josh Schisler是同校政治学专业学生。两个人都对大脑研究有浓厚的兴趣,经常讨论神经科学的问题,Kim还经常向Josh讲解相关的知识。Kim的专业课程让她相信,终有一天奇点会来临,人工智能超越人类,人类的思想可以超脱于身体,被上传到电脑上。死亡就像一次重启,只是换个身体而已。

然而她没有机会活到“奇点”来的那天。Kim在20岁那年的冬天,突然感到头疼,继而癫痫、不能说话。检查发现脑内存在胶质母细胞瘤(glioblastoma)。这是一种最致命的大脑肿瘤,无药可治,中位生存时间不到两年。最新的药物实验对她的病情也毫无帮助。

与此同时,一项保存大脑的挑战正在进行。提出这项挑战的是Alcor生命延续基金会(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它是规模最大的两个人体冷冻组织之一,目前已经冷冻了140多个人体。冷冻人体或大脑并希望将来能复活的难处在于,如何保证大脑不受损,如何保证大脑的connectome能在冷冻后恢复。目前可用的方法只有防冻剂,代替大脑中的血液和水分,避免冰晶破坏细胞,然后在-185摄氏度下保存。问题是防冻剂只有在人死后才能用,这个时候可能脑内形成了血栓,血管也开始崩溃,即使一切完好,防冻剂也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彻底灌注大脑,这个过程中大脑可能早已损坏。

Kim Suozzi此时还没有考虑冷冻的问题,他们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怎么死,而是怎么活下去。肿瘤切除后的一年后,又复发了。这次肿瘤出现在脑干,意味着最有希望的药物实验也将她排除在门外,而她身体的控制能力、呼吸能力也在逐渐减弱。这已经是死亡临近的时候,Kim开始考虑死亡的问题,她知道有人体冷冻这回事,可是太贵了,不是一个22岁年轻人可以承担的。她的家人也不愿意在这件事上帮她,毕竟,谁能相信人体冷冻呢,听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Kim的男友Josh没有放弃,Alcor网页上说,如果不保存身体,只保存大脑的话,价格会便宜的多,只需要8万美元,其中1/3是用于支付随时待命取大脑的医务人员,1/3用来做信托,以保证将来的复活。Alcor的技术与人们期待中真正大脑保存的技术显然有很大差距,大脑会难以避免地被部分损坏。但Kim很乐观,她认为未来的数码修复会比生理修复更容易,可塑性的存在可能是修复任何损伤的保证。

他们决定在Reddit上发帖求捐款。帖子名叫Reddit, help me find some peace in dying young (I’m 23)。他们瞬间出名了。对帖子的回复有恶意,有同情,有说他们没用的,有指责他们自私的,然而大多数的陌生人还是表示支持。不少人表示甚至愿意支付所有费用。Kim顺利筹到足够的捐款,并拍了感谢视频。

在Alcor相关的神经科学会议上,Kim见到了心仪的神经科学家们,自己也做了大会报告。然而Alcor的技术仍然存在争议。冷冻后connectome能否保持并没有依据。而技术研究中,灌注冷冻保护剂的脑组织由于脱水,无法在电镜下观察到细节。

Kim的死亡是注定的,但为了避免过度损耗她的大脑,她决定断水断食以加速自己的死亡。她死后,Josh立即通知Alcor的医务人员,他们先用了心肺复苏设备恢复她的血液循环,再用管子插入她的肺部提供空气,并给予药物来阻止大脑肿胀和血块。随后,她被降入冰浴,带回Alcor。

Kim大脑保存的质量并不理想,扫描显示,冷冻保护剂只到达了她的大脑的外层部分,其他部分都被冰晶所损坏。也就是说,与抽象思维和语言相关的区域得到了保存。而此后的一段时间,大脑保存的技术水平又提高了。

虽然有所损伤,但不知道Kim是否还能够以另一种形式存在下去。冷冻大脑相对简单,而复苏和恢复大脑功能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对这样一个年轻的生命逝去表示不幸,但这未尝也不是一次重生的契机,能看到我们所有人都看不到的世界也说不定。




分享到


© 2014-2015 Neuro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