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头痛的治疗希望


NeuroTimes | Jan. 9, 2016


Credits: sciencemag.org


数据统计,世界上12%的人口每年偏头痛发作至少一次。

偏头痛(英语:Migraine)是一种出现反复轻度或重度头痛的慢性疾病,通常伴有各种自主神经系统症状。偏头痛的英文“Migraine”一词源于希腊语ἡμικρανία(hemikrania),意为“头部一侧的疼痛”,其中,ἡμι- (hemi-),意为“一半”,κρανίον(kranion),意为“颅骨”。
通常这种头痛为单侧性质(仅涉及一侧头部),并伴有搏动,可持续2-72小时。相关症状可能包括恶心、呕吐、恐光(对光线更加敏感)、恐声(对声音更加敏感),且肢体活动会加重疼痛的感觉。三分之一的偏头痛患者均能感到病症先兆:短暂的视觉、感觉、语言或肢体障碍都意味着头痛即将发作。
From wikipedia

 

Science上的这篇文章,简要介绍了偏头痛的研究历史,和新的药物进展:4家药物公司正在竞赛,看谁能先完成针对CGRP(calcitonin gene-related peptide,降钙素基因相关肽)的抗体阻断药物。


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发现呕吐可以缓解偏头痛,因此认为偏头痛是由于过量的“黄胆”(yellow bile)。

到了20世纪中期,大多数医生认为扩张的动脉和静脉是关键,因为很多患者说头部血管在跳动,偏头痛的人喜欢用手按太阳穴(我中枪了……)。基于这样的想法,血管收缩机麦角胺(ergotamines)被大量使用,带来了大量的副作用。精制的麦角胺也没有解决问题,曲普坦类药物(triptans)只对50-60%的人管用,同样具有麦角胺的副作用,而且会带来更加频繁的偏头痛。

20世纪90年代,fMRI的兴起才让人们意识到错误:脑内异常血流与偏头痛发作没有关系。研究者转向其他机制。首先怀疑CSD(cortical spreading depression,皮质扩散性抑制)触发三叉神经血管系统(trigeminovascular system),引起偏头痛,且认为P物质(Substance P)可能减轻疼痛。然而CSD和P物质的假设均告失败。随后发现CGRP在三叉神经血管系统中释放后,成为一个强大的血管扩张剂。而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它还不仅仅扩张血管,而且是一种未知的疼痛信号通路的神经递质。

于是目前,Teva、Alder Biopharmaceuticals、利来和安进公司正在竞争第一个CGRP抗体药物的研发。4家公司的2期临床结果都很鼓舞人心,15%的患者得到了完全的缓解。

当然,研究者也担心CGRP抗体药物的副作用。如果阻断了血管扩张剂,意味着带来了中风和心肌缺血的风险,2期临床的时间还看不出来这些风险是否存在。基础研究者也在寻找CGRP的具体机制。为什么偏头痛患者CGRP更敏感或含量更多?遗传和压力对其有什么影响?如果CGRP的阻断抗体药物研究成功,将会给人们带来很大的信心:找到复杂疼痛的关键分子,真的有可能有效治疗疼痛。




分享到


© 2014-2015 Neuro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