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投资人难以分辨伪科学和创新


NeuroTimes | Dec. 29, 2015


Credits: Alex Grimm/Getty Images


THE VERGE杂志邀请了杂志的商业编辑和科学编辑,共同讨论2015年大火的生命科学创业。2015年生命科学创业的特点是公司估值泡沫严重,缺乏合格的投资人。多个国家的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是投资暴涨的主要原因之一。而随着美联储的加息,可以预计这轮投资热潮将会慢慢冷却。

他们以Theranos公司为例,Theranos公司声称发明了一种革命性的新技术,可以用少量血液识别疾病,它实现了90亿美元的估值,创始人登上了无数杂志的封面。知道华尔街日报挖出他们的合作中的违规行为以及与监管部门的关系,才发现他们的技术和商业模式都不靠谱。很多硅谷创业公司都有类似Theranos公司的问题,不懂行的投资人分不清这些是伪科学还是创新,往往把会忽悠的伪科学当成突破性的创新。

讨论中认为投资生命科学行业,比传统的IT与互联网投资更慢、风险更高。因为IT和互联网公司的项目可以随用户的使用过程不断更改,而生命科学的产品不适合就可能造成人身安全的危害。FDA的存在就是为了避免这种危害,因此所有产品最终还是得经过合法的测试阶段才能走向市场。

而类似23andMe之类的公司采取的做法是,先把创业项目做起来,等FDA听到风声来叫停的时候,再按标准走。如果FDA不管,那就继续做下去。这是硅谷一直以来的冒险文化所决定的。

两位编辑的比喻很有意思,一个认为这些生命科学创业公司是干细胞,带来了一大批各式各样的公司,开创了全新的产业;另一个认为这些公司是癌症,不去关注更容易解决的全国/全世界的整体健康问题,却把大量的钱投入在让少量白人延长寿命上,牺牲整体健康换取少数富人健康长寿。




分享到


© 2014-2015 Neuro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