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PTSD:心理医生的健康问题


NeuroTimes | Dec. 18, 2015


Credits: Andrew Kelly / Reuters


以前推荐过救援人员的心理健康问题报道,救援人员经常暴露于安全威胁中,目睹众多人类惨剧,很容易引发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然而在大规模的心理问题人群中,另一类人也很突出,那就是为别人提供心理咨询的心理医生。

The Atlantic这篇文章,就介绍了很多心理医生在处理PTSD时候会面对的问题:被“传染”。当然这种传染并非通过微生物途径来传播。

经历过类似911、大地震的幸存者,很多会存在创伤后应激障碍,难以忘记当时的场景,或者充满作为幸存者的内疚感。这些感觉会让人情绪波动、反应过度,普遍极易恐惧和焦虑。这原本是人的适应能力,逃出生天后的记忆,让人避免再次踏入险境,或者能够快速对类似的危险做出反应。然而坏处是,它也让人的情绪容易波动,让人永远都在警惕可能的危险。

心理医生对PTSD患者的最佳疗法就包括谈话,鼓励患者重温创伤性事件,并重新体会当时的情感和生理反应。当患者多次重复他们的故事以后,会发现讲述的时候越来越平静,回忆创伤性事件与恐惧焦虑这些情绪的联系越来越弱,PTSD由此得到好转。

而心理医生、治疗师,在多次听到多位PTSD患者倾诉后,不免会产生二次创伤(secondary traumatic stress)。这在大规模的创伤性事件后尤为普遍,例如治疗911或者飓风Katrina后PTSD的心理医生们。因此,很多心理医生在治疗多位患者后,要做的事是为自己治疗。

医生是高危行业,心理医生也不例外。




分享到


© 2014-2015 Neuro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