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第一起把神经科学证据引入法律的案件


NeuroTimes | Dec. 4, 2015


Credits: Wikimedia Commons


Nautilus上一篇精彩的文章,描述了也许是第一起把神经科学证据引入法律的案件。

在上个世纪20年代,人们普遍认为犯罪是智力低下的人所做的事情,也渐渐意识到环境会影响人们的犯罪动机。但从没有从生理或心理缺陷的角度去分析犯罪案件。1924年5月发生了一起重大的恶意杀人事件,两个芝加哥大学的学生,18岁的Richard Leopold和19岁的Nathan Loeb绑架并杀害了Loeb 14岁的表弟Bobby Franks。

与其他案件不同的地方,一个在于Leopold和Loeb都是家境及其优越且自身优秀的人。Loeb的父亲是千万富翁,Sears百货的副总裁;Leopold拥有几个芝加哥制造企业和一家大湖区最大的航运公司。Loeb正在攻读历史学研究世课程,Leopold是一个已经有发表文章的鸟类学家。第二个不同点在于他们完全没有表示出悔意,完全承认了精心策划的过程。控方律师Robert Crowe要求判处他们死刑。

有如此深厚的背景,两个人的家庭当然不会罢休。于是精彩的法庭辩论就此拉开。Leopold和Loeb的著名辩护律师Clarence Darrow,一向以反对死刑著称。他知道如果说他们是精神错乱的话,陪审团是不会接受的。Darrow用了当时最潮的研究:内分泌,腺体及激素分泌的科学。当时内分泌研究是最前沿的科学,无数医疗与科研精英专注于次。1921年的畅销书The Glands Regulating Personality的作者称,犯罪与肾上腺、甲状腺、胸腺或脑垂体、性腺有关,它们的组合创造了荷尔蒙的过度与不足。

Darrow请的精神科医生通过检查,发现Leopold的松果体已经钙化,也有甲状腺和肾上腺髓质的异常;头骨形态不正常,可能挤压脑垂体;虽然没有检查出Loeb的异常,但他们同样找理由说他的潜意识降低他的自我约束能力和判断能力。

法庭成为了医学专家的战场。先是Crowe让自己的专家攻击对方专家不懂X光,Darrow方专家反过来说对方专家写的书已经证明了Leopold的妄想症和Loeb的精神分裂。结束陈词中,Crowe谴责Darrow把个人责任全都用伪科学来解释。最终,法官John Caverly没有接受腺体受损的说法,也没有判处Leopold和Loeb死刑,改判无期徒刑(谋杀)加上99年有期徒刑(绑票)。

虽然案件结束了,但Leopold和Loeb还是很特殊,人们没有责怪他们的罪行,却觉得他们很可怜,被自己的生物学所摆布。

如今,前沿科学也一直在法律体系中存在,而且越来越广。例如2005年美国最高法院通过的废除未成年人死刑,就是建立在神经科学依据之上的。

其实新世纪的内分泌学也进化了,最近越来越多肠道微生物与大脑相关的研究,所以,以后会出现犯罪了去怪微生物的案件吧?

整个案件都很传奇,推荐去看维基百科的中英文介绍




分享到


© 2014-2015 Neuro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