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科学还没为进入法庭做好准备


NeuroTimes | Oct. 22, 2015



sfn会议上,美国联邦法官Jed S. Rakoff称神经科学还没为进入法庭做好准备。
由于过去不确定的科学结果对法律的颁布和法庭的宣判造成了不少错误,例如人种改良学(eugenics),曾经使一些州颁布法律强制妇女绝育;又如注明的前脑叶白质切除术(Lobotomy),不仅医学界广为接受,也波及到法院,强制某些犯人去做这个手术;还有一些错误的记忆,例如目击者记错人,造成无辜的人被送入监狱。这些都使得法律界对神经科学又期待,又犹豫。
当然神经科学的研究结果对法律的制定也有不少价值,例如对成瘾机制的研究,让人们意识到吸毒和道德并没有什么关系;对青少年大脑发育的研究也让法院意识到,青少年与成年的脑从结构到思维方式都有不同,是否把青少年犯罪与成年人犯罪等同,值得思考。
至少,给予人们对人新的认识,这已经是神经科学走向法庭、甚至走向更多学科的一大步了。

相关内容: 神经科学能不能在法庭上有一席之地?




分享到


© 2014-2015 Neuro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