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可能捕捉到有史以来第一个大白鲨睡觉镜头,夜里大白鲨靠着海岸游泳,“傻傻地”把嘴张开,保持“自动驾驶”模式。即使是睡觉,大白鲨也需要游动,让水通过鳃裂为它提供稳定的富氧水,不然会沉到海底窒息而死。

其他一些水中动物“奇葩”的睡眠模式:宽吻海豚,只用半边大脑睡觉;印河豚,每次只睡4-6秒钟的“微睡眠”,但每天也能凑足7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水中的哺乳动物不容易,要呼吸,长时间睡着了会淹死…风浪大,长时间睡着了容易被拍到岸边或者石头上摔死…睡眠是件很尴尬的事情。

视频:


Bjork实验室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进行学习和记忆表现研究的认知心理学实验室,其中最重要的主题之一是如何加强学生的学习效率。

在这个视频中,来自Bjork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介绍了他们在研究中觉得最有效率的学习方法。

总结起来,大致有以下几个方法:

1.学习的同时准备好教别人。
他们的研究发现,准备教别人的人,比起单纯准备考试的人,在学习后测试的分数更好。这也是很经典的Learning by teaching方法,只是很少有人在学习中真正使用。
2.自我测试。
多做练习,多问自己问题,甚至出题给自己或他人做。这是一种主动学习的方法,比干坐着看书的效率更高。
3.划分任务。
比如一天看四个小时的书,效果没有分为四天,每天看一小时来得好。这样每次学习的时候,都有一个上次的记忆提取的过程,以往的速度会慢很多。当然前提是计划好时间和间隔,不要在学习一半的时候突然中止。
4.几个概念同时记
需要记忆几个概念时,同时记忆几个比一个一个记得效率高。因为不仅几个概念间可以互相对比补充,也有助于建立记忆的连接,回忆的时候可以由一个概念想到另一个概念。
5.变换学习地点
一直在一个地方学习(如图书馆、卧室等等)有个坏处,环境因素可以引发记忆的提取,如果一直在图书馆,记忆容易被图书馆的环境触发,一旦换了环境,如考场,记忆触发就变得相对困难。变换环境的好处是记忆可以由不同环境因素所触发,记忆效率会更高。

 

当然,最重要的是要意识到,这些基于神经科学或认知科学研究的结果或者说技巧,还没有达到非常准确、非常通用的程度,也许只是适合大部分人,不能适合每一个人,所以建议多多探索,从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加以利用。
 


人们对精神疾病的羞耻感,往往来自于对疾病的无知和误解。一篇普通的科普文章能触及的人群有限,能看懂并理解的人就更少。在这一方面,文字的力量就不如电影或电视剧。例如奥斯卡获奖作品《依然爱丽丝》、最近热播的电视剧《好先生》里的痴呆奶奶,就让不少人更加理解了阿尔茨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的痛苦。

同样的,《雨人》等作品会让人更加了解自闭症。公众对自闭症的不理解,不仅在于质疑自闭症孩子不听话不合群,而且有时候认识还会被扭曲,认为自闭症是某种天才的象征。BBC在世界自闭日前推出了六集电视剧《相对无言》(The A Word),展示了英国兰开夏郡湖区一个自闭症患者家庭的故事,描述了孩子的自闭症给家庭带来的巨大改变。

故事中,5岁的小男孩Joe Hughes讨人喜欢、热爱音乐、可以跟人眼神交流,并没有传统我们认为不开心或者压抑的表现。但他不能理解别人的感情、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也不懂得如何用语言进行交流。这个6集的剧集展示了,在Joe Hughes 被确诊自闭症后,家人的反应,家人为治疗做出的努力,以及自闭症终究难以自愈、只能不断提高适应社会的技能带来的无奈。

编剧Peter Bowker的目的,不仅要带人们认识自闭症,而且想要告诉父母们,孩子终究不会是完美的,不应该利用自己的权威改变孩子,而更应该反思自己对孩子的定位是不是有误。对大多数自闭症孩子而言,他们既不会是雨人,也不会是家庭或者社会的麻烦,他们可能只是处于中间的某个状态。Peter Bowker希望,通过这部剧,可以让社会对自闭症更加友好。

豆瓣《相对无言》

第1集:

第2集:

第3集:

第4集:

第5集:

第6集:


NASA(美国宇航局)聘请了行为科学和工程专业的专家,来让宇航员更适应太空的生活。

在NASA的星座计划中,他们发现火箭发射时,当固体燃料用尽以后,火箭发生剧烈振动,这种振动让宇航员看不清仪表盘上的字。这样就无从判断发射是否安全和成功,是否应该放弃任务。

火箭振动的频率刚好超出人类视觉系统的能力,让人无法做出补偿性的眼球运动。最好的方法似乎是减轻仪表盘的振动,但发射团队参照心理学家与行为学家的建议,从人眼的生理入手。他们想的办法是,改变仪表盘,让它们以相同的频率进行闪光。这使得宇航员能够清楚地看清仪表盘,并在这个关键时刻作出正确的决定。

这是频闪效应(stroboscopic effect)的功劳。频闪效应是在以一定频率变化的光线照射下,人观察到的物体运动呈现出静止或不同于其实际运动状态的现象。比如说,有时候飞机的螺旋桨旋转时,我们会看到几个螺旋桨似乎静止不动;或者车轮旋转时,有时会觉得车轮是在向后转,这都是频闪效应带来的效果。利用这种效应,当一定频率的光打到旋转的圆盘上时,我们甚至能看到快速旋转的圆盘似乎在静止一般。利用人这样的视觉特性,振动的仪表盘也可以“静止”下来。

像这样以往通过工程来解决的问题,现在正在越来越多地通过对人脑的了解来解决。诸如直升飞机这类容易振动的机器,都需要类似的方法来让人们更容易阅读仪表。NASA正在申请专利,并希望授权给更多需要这项技术的公司

然而,脑科学研究人员试图进入工程领域的时候也会遇到很多困难,需要经历陡峭的学习曲线,需要了解新环境、认识到有哪些限制。比如NASA经常不愿意在系统还能运行的时候去审查系统,尽管可能心理学家的建议能够提高效率。因为改变的成本往往大于收益。而经济和政治因素同样制约着科学家的新想法能不能实施。

但与NASA合作的心理学家并不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就要停止努力。他们意识到自己的科研训练和知识很重要,对人类心理和行为的了解比工程师高,因此随时可能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参与其中。如果能说清楚新idea的重要性,同样会受到NASA这种工程机构的尊重。
 


© 2014-2015 NeuroTimes